您的位置:王双印律师 >> 刑事案例

男童被绑架14小时竟懵然不知

来源:郑州刑事律师时间:2017-08-10 18:50:02

 

岁的二年级学生小豪(化名)在荔湾路一学校附近被3名男子绑架,家长被索10万元。昨天,该案在荔湾区法院开庭宣判。

  为什么要绑架小学生?3名绑匪有什么背景?孩子被绑架的14个小时是如何度过的?临近暑期,此案对家长和学校有不同寻常的警醒意义。

  绑架灵感:新闻报道

  “案发前一个月,从电视上看到深圳报道了几起绑架孩童案的新闻,觉得比较有趣。”昨天,站在荔湾区法院审判庭的被告席上,韦纲说出产生绑架念头的初因。

  他说,案发前,自己和几个朋友手头比较紧,一起吃饭时,大家就有心模仿新闻里的做法。

  1月18日下午,韦纲、邱春德和吴家伟三人等候在荔湾路一学校附近,寻找目标下手。

  绑架招一:假借问路

  下午2时许,8岁的二年级学生小豪从家中来到学校附近玩,进入了三人的视野。

  “当时看见这个孩子,觉得挺好骗的。”韦纲说,吴家伟决定搞(方言,绑架的意思)他。于是,两人便走过去,开始和小孩套近乎。

  “小朋友,周门怎么走?能不能带我们去呀?”他们和蔼地问小豪,小豪对两人丝毫没有防范,爽快地答应带路。

  随后,两人将小豪抱起来,小孩没有反抗。他们将孩子带到停在一旁的车上,邱春德接着上车。

  绑架招二:电游诱惑

  车子离开学校,一路狂奔,但并没有去叔叔们所问的周门。

  小豪还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危险。在车上,韦纲3人以叔叔自称,和小豪有说有笑。

  开了1个多小时,车子来到天河区岑村东街的出租屋。三人以车坏为由,将小豪带至一个小房间里休息。

  “这个小孩很乖,不哭不闹,我们让他玩电脑游戏,给他东西吃。”

  韦纲回忆,他们通过聊天的方式,询问了小豪的家里环境、父母的工作等。“小孩很配合地告诉了我们他妈妈的电话。”

  绑架目的:赎金十万

  下午5时22分,小豪的妈妈陈姐(化名)刚刚下班,正搭公交车回家。突然,手机响起,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来,他就是吴家伟。“你儿子现在跟我在一起,他很安全,你想不想见儿子?”陈姐当时就懵了,还没来得及细问,对方又说:“你要是想接回儿子,就准备10万元。”听完这话,陈姐这才明白,儿子可能遭人绑架,她当场就急哭了。对方询问陈姐能拿出多少钱。陈姐说,自己家里确实没钱,央求不要伤害孩子,能否先给1万元。对方答应了。

  小豪妈妈赶紧把事情告诉丈夫,并让小豪的奶奶去小区附近和学校找孩子,然后把同学、老师、朋友的电话挨个打了个遍,可惜最后一丝希望落空了。

  没过多久,吴家伟再次来电,先让陈姐听了小豪的声音,儿子在电话里叫了声妈妈。然后,吴说把账号发过来,让她赶快汇款。

  陈姐一家选择了报警。当晚,丈夫分六次把1万元存入吴家伟指定的卡号。很快,其中1900元被取走。另8100元被冻结在银行。

  1月19日凌晨5点左右,警方在出租屋将被告韦纲、邱春德抓获。小豪被警察叔叔叫醒时,还不知道自己被绑架。

  -法院庭审

  两绑匪一审获刑8年

  “这是你们第一次实施绑架案吗?”

  昨天,面对法官的提问,两名被告人韦纲、邱春德均表示,之前有抢劫的前科,但没有绑架他人的经历。

  两名被告称,事先没有专门策划,当时是“随机作案”。

  “你说没有准备?那么你们的车辆停在学校门口一个多钟头在等什么?为什么你们直接把小孩带回出租屋,而不是别的地方?”公诉人问。

  两被告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均表示主张绑架、负责打电话和收钱的都是在逃的另一犯罪嫌疑人吴家伟,他们只是帮忙。

  昨天庭审,荔湾区法院还邀请了30多位中小学校的德育老师前来旁听。

  法院认为,被告人韦纲、邱春德的行为已构成绑架罪,且之前曾因抢劫被判刑,可算累犯,应当从重处罚。依照《刑法》,判决被告人韦纲和邱春德有期徒刑8年,并处罚金5000元。

  在绑架案宣判后,少年庭房庭长接受了记者采访。房庭长表示,学校与家庭之间迫切需要建立儿童安全防范机制。一方面,学校要加强安全法制教育,对学生容易被骗的地方严加防范,另一方面,家长平时要关注孩子的安全信息,对孩子的行踪要完全了解。

  • QQ咨询
  • 网上咨询
  • 15537906912